2014.03.27
抱歉,不是說好的遊戲更新,容我再拖幾日
318太陽花學運爆發已有十天,這段期間幾度北上來回奔波,有些浮現在腦海中的念頭。
只是紀錄一下。

我是一個八年級前段生,八十年次的人絕大多數都還是學生,年紀最小的89年次應該是國中或小學吧?
沒有經歷過常拿來與這次做比較的野百合學運,沒有經歷過戒嚴,打從有記憶以來民主就寫在課本裏,總統民選是理所當然。
我不知道。
這次的學運除了議題中心的黑箱服貿,還連帶挖出了許許多多問題。
我想到有一位參與靜坐高中生,拿出公民課本指著內頁,轉頭跟一旁的朋友說這根本沒屁用,把課本摔在地上。
那幅畫面看上去格外地令人感到哀傷。
我想到有一位年輕的女學生,站到台上很嚴肅地說,請各位不要再上台來只會罵政府,罵政府很爽,但完全完全沒有幫助,坐在這裡的人應該好好想想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走,思考一些有建設性的做法,在那之後響起遲疑而略為稀疏的掌聲。
我想到在立法院被占據一周後,話題逐漸降溫,就在那夜爆發了行政院大規模的衝突及之後的暴力血腥鎮壓。
無論這件行動是否有勇無謀,他們成功地拉回了健忘台灣人對這件事的關注。
我想到第一天下午的略微冷清一坨人,到第八天佔據大片的太陽花,現場極有秩序的醫療通道、熱心不吝加入志工行列的年輕人、甚至組成高中太陽花課輔團的台大學生。
正如親友所說,在行政院衝突後現場氣氛變的比較不一樣,也有可能是也過了一陣子訊息和資訊散布的差不多,大家似乎比較明白自己在做什麼,變的較為冷靜、規劃性,而非單憑一股熱血在行動。

我是一個平凡的八年級前段生,我沒有特別聰明的頭腦、沒有傲人的經歷、不怎麼熱衷政治、對經濟學沒什麼研究;我不知道我的決定是正確還是錯誤,事實上,我的家人全部都支持服貿,但那也無妨,閱讀大量資料後,我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情。
有位高中老師的文章這樣寫:
「他們手無寸鐵,沒有任何作為武器的工具
他們懷裡揣著筆電,口袋裡放著智慧型手機
唯一稱得上武器的工具,是手中的原文書裡,那密密麻麻的文字」

我很平凡,平常打電動、聽音樂、看閒書、寫寫文章、畫畫圖,不討厭念正課也不特別熱衷研究學問(對不起我並不特別用功orz),簡而言之就是普通到不行。
坐在那裏時,我想的是"有正確答案的事情是如此簡單",例如考試、例如數學公式、例如程式邏輯。
然而這世上沒有正確答案的事物是如此之多。

我只能做我認為我應該做的,以及能夠做的。
即使隱約能看到結果。
希望我的悲觀是大錯特錯。


comment 0 trackback 0
引用 URL
http://icebreak310.blog.fc2.com/tb.php/169-1be14c23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