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6
其實就是真相ED。
拖了超過半年終於拿出遊戲把這次重頭戲,BOSS的故事解決,當初聽五月訪談就有提到這次的真相很黑,果然看完腦內只有"天啊!"兩個字一直在跑馬燈……我覺得自己應該要跪五月攻oyz
不管是不是追加設定都已經不重要了,這條路線解釋了很多相關細節,將整個愛麗絲系列的龐大世界觀織得相當綿密,五月說故事的手法真的不是蓋的,邊看邊渾身起雞皮疙瘩,故事進展的過程中,不時想起前幾作一些曾經不在乎的小細節,呼應雙子國真相給的線索,其實都是有相互關聯的。

Humpty現実じゃないと、本物とは思えない?君にとっての本物は何?偽物はとんなの?

~正文慣例內收~



 
在蛋蛋二人組的帶領下Alice得以窺視Blood的過去,那是一段比想像中還令人心碎的故事。
Blood和Vivaldi出身於沒落的貴族家庭,然而拮据的家境並未使父母認清事實,改正揮霍的習慣,追求華美的服飾、熱衷於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反而是年幼的孩子懂事許多……說來諷刺,承擔這份愚行後果的卻非奢侈揮霍的雙親而是兩個小孩。
最後家裡經濟狀況再也撐不下去,父母決定送Vivaldi到高位貴族家裡作養女───講的好聽,實際上是將她賣去當那位有特殊癖好貴族的性玩具,對方過去也曾有過許多"養子",最終那些孩子的死狀悽慘早是公開的秘密,連年紀尚幼的Blood都很清楚,又何況兩人的父母?
Blood雖然極力反對這件事,但雙親對他並不理會,反倒是當事人Vivaldi早已認清事實,淡然地接受自己的命運,並叮嚀Blood要作為下任當家好好振興家族。
姊弟離別的那天飄著純白的雪花,那是心之國不會出現的景緻。
Vivaldi「離れていても、繋がっている。」
Blood「繋がっている……
Vivaldi「ああ。ハートでね。」
 
望著步上馬車的Vivaldi,年幼的Blood心中充滿悔恨,對於所謂的貴族、自己的雙親、以及無力保護姊姊的自己,他暗暗立誓要親手毀滅自己的家族,以不亞於自己姊姊走向的末路之悲慘手段。
目送漸行漸遠的馬車,彷彿撕心裂肺的吶喊一樣,他在心中如此期望───時間若就此停止就好了,此刻、這瞬間,與現下的寒冷相符、如同凍結一般地停止。
「時間啊,停止吧!」年幼的Blood彷彿如此叫道。
許下如此願望的Blood來到了時間狂亂的國度,並如自己所企盼地脫離無力的年齡,然而現實中的Vivaldi並沒有一起來到心之國,"這裡"的Vivaldi是Blood記憶中殘像的產物,被外來者的Blood所拉進來,開始時與一般的顏無者無異,如同幻影般的存在,成為持役者後才逐漸長成現在的樣貌。儘管如此,因為"弟弟"是外來者,因此當初也是處於相當特殊的立場,屬於"原本不該存在的時間"。而現實中的Vivaldi最終結局應該是死亡無誤。

Blood懇求前任的紅心女王將持役的位置讓給Vivaldi,而女王答應了他的要求:前任女王之於Blood,就像Peter之於Alice一般的存在也說不定。
儘管不是真正的姊姊,他渴望Vivaldi成為立於權力頂端的王族,再也不會遇上和現實一樣的慘劇,然而一部分又察覺到自己的做法其實和雙親無異,無視於姊姊的意見,將其推向本人並不如此期盼的位置,如此矛盾使他懷抱深深的罪惡與自責感。
"這裡"的Vivaldi成為了新任女王,與現實的下場相比是優渥太多的環境,而她對紅心國王的執著或許和過去的經歷也有關係。
現實中的心臟與不可思議國度的戀心,無論哪邊的Vivaldi都被奪走了心。與其說是女王不如說更像被囚禁的公主,而身為黑手黨的弟弟未能成為騎士,總是默默目送著離去的姊姊。
當初姊弟在馬車邊告別的那句以心相連,對比心之國、紅心女王、以及被替換成齒輪的心臟,又是如此諷刺。
在失去心臟的那刻起兩人都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對,渴求著更多"時間"的姊弟。"都已非真貨"的兩人面對彼此,懷抱著複雜的憎恨、愛情、自責等等感情,正因為知曉並非真貨,才會在遊戲規則的廝殺中毫不留情;但也正因為仍存在愛情,Blood遵守了當時諾言,成為了偉大的領導者、站上不必屈從於別人的地位、為Vivaldi才一手打造了薔薇園。如同Vivaldi當年一樣,花朵的照料全不假人之手,彷彿時間就此凍結、永不枯萎的薔薇。
即使是"幻象"也罷,只有在這個空間中才能回到當初的完美"時間"。
心之國的Vivaldi之所以這麼任性妄為,很有可能是Blood心中的深層願望,希望自己那個早熟懂事的姊姊,能夠驕縱而不壓抑自己。
 
這條路線解釋了很多過去提到的事情,例如最一開始的心之國中,Alice誤認為Blood是貴族時他的嗤之以鼻;以及Blood之所以會幫助Elliot逃獄,是因為欣賞"否定替代品"的Elliot,對"替代品"妥協的自己所辦不到的事情,Elliot做到了,他將Elliot放在自己身邊是出自對於自己的警惕、而承諾最後殺掉Elliot是出自一種贖罪心理。仔細一想,Ace不也是抱著深深罪惡感、和替代品妥協的那方嗎……?
 
還確認了持役者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外來者,就像不斷旋轉的時鐘沒有終點,成為持役的人(外來者)會逐漸在一個個分歧的交會點中,逐漸分裂成不同的自己,最後記憶也會在無盡時間中零碎,連自己曾是外來者這件事也會遺忘。
像鏡子國Gray苦笑著說自己已經不太記得一樣、以及Nightmare記憶間隙中那幕純白的病房一般。
他們是否都曾在心中大喊"時間啊,停止吧!",如同喪禮上、周日午後的Alice一樣,希望此刻永遠凍結?
 
Blood和Alice踏入心之國的契機都是"姊姊"呢。
整個系列至此,真相逐漸被掀開,雖然還有許多沒解開的謎題,例如蛋蛋雙人組的目的和Joker的目的關聯、Nightmare隱瞞的事情、Alice的"罪"指的究竟是什麼、整個狂亂國度的背後真相……很好奇五月下的這盤棋大成這樣要怎麼收尾,至少我覺得短時間內黑桃國不會出,出了應該也沒辦法把故事說完XDD
五月的這種品質的劇本現在一年一作感覺差不多極限了……這次的真相我就能消化好久,期待下次的新作啊(滾動
最後附上三月兔的華麗變身茶會,Blood線我笑最開心就這段,Boss的各種顏藝和形象破滅真是太教人愉悅了XDDDDD
comment 0 trackback 0
引用 URL
http://icebreak310.blog.fc2.com/tb.php/213-088ab211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