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0
這是五月攻在Burlesque上發表的RPG職業別情境戀愛小品,可能帶有黑暗、血腥或色情成份,預計50篇左右(不要照抄廉廉

全文我流翻譯,可能有錯不保證符合百分百原意還有一直翻不好的誰來救救我QQQQQ(欸
懂日文的話很推薦看原文,原文裡還有精美插圖和四格漫畫,這裡就不另外轉了/
原文地址:=RPG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ラブ=  職業別の恋愛噺 05:殺人鬼×探偵

原來,日本的菜刀有分成和式和洋式……翻了這篇才曉得這件事(遠目
這篇的男女主角都沒救了wwww病到極點反而讓人有種「嗯,這樣啊」的感覺XD
另外中國微博那邊有人有翻04的簡體版,廉廉有翻01的弟子與魔女,大家可以點過去看~

覺得有五月攻糧每天都活得很飽QQ(何
前幾天看到惡魔女有出續篇讓我開始期待殺人鬼偵探出系列作......

*本站翻譯全面禁止轉載

~正文內收~

~偵探視點~

我是個名偵探。
以頭腦及推理能力自豪,解決了為數不少的困難事件。
以不屬於國家機構的身分活動,即使放眼整個大陸也是相當地亮眼的實績。
這次也追趕著重罪者,來到了最後的階段。

警員們將犯人團團包圍,使其無處可逃。
確認這點之後的經典台詞。

「我已經看穿真相了!你就是犯人吧!」

(……這是什麼鬧劇)

不不,跟「看穿」兩個字半點沾不上邊。
關於這次的事件,推理根本沒派上任何用場。
這個犯人完全沒用上任何詭計,僅僅是俐落的把人殺掉,然後離開。
只是,被害者當然包含在內,無論目擊者或關係者,所有的相關人類全部都一起被殺掉了,所以追查案件變得相當困難。

「試圖搪塞過去也是沒用的。
你是犯人這件事已經很明確了!
想要反駁的話可以試試看!我會駁倒你的!」

(不如說快反駁點什麼吧。
否則,我,根本就沒有出場餘地)

雖說若是往常,作為前置作業(所謂的形式美)「有這樣那樣的不在場證明,幫兇是這樣那樣」「密室詭計是,這樣那樣,這樣那樣」等等冗長的說明……。

(……現在這裡有偵探在場的必要嗎?)
說白點,總感覺「我不是很多餘嗎?」……。

不必等我宣言,犯人的身分就很明顯了。
而且犯人似乎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

「正是如此。我就是犯人。」

瀰漫著腐臭的氣味,廢棄工廠的一角。
犯人帶著巨大像是斧頭的武器,穿著像是廚師……不,像是服務生的圍裙。
而且武器和衣服都血淋淋的。

被害者(曾是被害者的東西)倒在地上,內臟散落在四周。
除此之外,能看到有數只肉塊(完全不想知道那是什麼)吊在天花板上。
男人,有著相當普通……平凡的外表。
但是,普通過頭了。
處於這個狀況沒有驚訝也絲毫不畏懼。
對於一般的路人是不可能的。

即使不是偵探也能知道他絕對是犯人。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解釋的清楚狀況。

「我是世稱的連環殺手。
殺了數人、數十人、或者數百人,正確的數字已經不記得了。
總之殺人非常非常多人。
……若是追著我的您,應該很清楚吧,偵探小姐?」

「是、是啊。
雖然你好像不記得了……雖然不是全部但曾經調查過那些人」

這個男人殺了許多人。
完全不像是人類的,殺人鬼。
經由追查的過程,我比誰都明白這點。

沒錯,在追查的過程中我……所謂的偵探是必要的存在。
但是,犯人的身分已經真相大白,犯人也認罪的現在,偵探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畢竟已經不需要推理了)
即使有著頭腦,體力也就只是一般平均值的我。
已經沒有能做的事情了。

「……殺了很多人。
一個都不留的地步。」
「是啊,一個目擊者都不剩呢。」
「僅憑藉物證追查是件份外困難的行動。
特別是追查像我這樣不受限於物品或者地點,漂泊不定的人……一定很辛苦吧?
儘管如此,您仍然追到了這裡來」
「是啊,畢竟這是工作嘛」

「但是,若是那樣的您應該很清楚才對。
我啊,殺了很多人呦?
……一個都不剩的,非常、非常多」
他攤開了雙手。
若是這個姿勢就能很清楚的看見。
不僅僅是他手中像是斧頭的武器,圍裙的口袋也裝滿了各種看上去相當危險的武器……。

(沒錯,費了我這麼大的勁,
不躲也不藏,逃到這裡的殺人鬼。
……終究不是這樣的人數就能捕獲的)

我明白這個道理。
也理所當然地給予了忠告。
然而並沒有被採納。

這裡是身為外人,偵探的極限。
為了逮捕犯人,不得不告知委託人。

即使那些善良卻愚蠢的警官委託人,急於眼前的功勳而不聽忠告也……。

(雖然說過憑這人數絕對無法逮住兇手,阻止過他們了哪)
作為偵探不可能棄委託人之不顧。

頭腦暫且不論,體力方面偵探和普通人相差無幾。
儘管知道自己無法幫上什麼忙,對偵探而言跟隨與之前往的程度是『善』
(原文是ついてきてしまう程度に探偵は『善』だった。怎麼翻都怪怪的這句到底QQ)

「……然後呢,雖說我就是犯人。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犯人扭了下手腕,轉著武器。
眉毛也沒抬一下,絲毫沒有任何動搖。
他似乎已經見到了結果。

(……說的也是呢。
擺明了要將大家殺光光呢)
對他而言,應該就像往常的標準作業一樣。

「……把你抓起來」
「就憑您?您有那麼愚蠢嗎」
「……不,由這些人」

他不可能沒看見包圍他的警察們。
但是對他而言,那些連人數的數字都沾不上邊。
然後,最慘的是比警察們更弱的我即使在場也派不上用場。

……已經無法可想了。

「投降吧!」
「抓住他!」

他們似乎姑且等著偵探指認犯人的標準台詞結束。
被功績蒙蔽了雙眼,燃燒著正義感的警察們。

他們面對犯人的身姿,看在了解對手的我的眼中無異於有勇無謀。
不過更愚蠢的是,儘管清楚這點,仍舊無法拋下他們的我。
明明打算成為名偵探的,卻落得如此不聰明的結局。

(……啊啊。
這下結束了呢)

人生的完結。
偵探,一卷的終末。

(不過嘛……。
是和名偵探落幕相稱的,兇惡犯人呢)

是令人欽佩程度的『惡』。
不自覺被倒映閃著不詳光芒的武器上,那雙壟著陰影的平淡雙眼吸引了。
作為敵人旗鼓相當。
是個能夠接受的結果。

***

~殺人鬼視點~

我是個殺人鬼。
特技是殺人和解體,曾經殺了許多人。難以計數,總之非常多。
絲毫沒有什麼特殊的目的,只是隨心所欲地殺了許多人。

雖說獨立以來就沒有回去過,老家是開肉店的。
不曉得是否因為如此,不知為何,在我眼中的所有人看起來都是肉塊。

(肉,不得不將其解體呢)
精確點解釋的話,使命感。
若長期間沒有進行解體的話手感會變得遲鈍,還會有種像是在工作中偷懶的感覺。

但是,老家的肉舖由哥哥所繼承。
哥哥已經結婚了,且雙親皆健在。
並不是需要次男幫忙那麼大的店。

店以外……若在老家附近勤快地磨練手藝,會影響到附近鄰居的相處狀況。
所以離鄉背井,就這樣獨立搬了出來。

出了村子,外面的廣闊世界有許多『肉塊』在等待著被屠宰、解體。

忙的不可開交。
肉店生意相當興盛。
大排長龍。

(所謂的都市生活真是忙碌哪)
對鄉下人的自己而言,是離開故鄉前所無法想像的忙碌程度。
還沒上手的時候也曾有過負傷、或被追趕到窮途末路的狀況。

但是,那也是剛開始的時候而已。
隨著手段越來越好,失敗也逐漸沒有了,工作越來越順利。
越來越習慣,逐漸厭倦了。
(雖說逐漸習慣的時候是最危險的,但所謂危險的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儘管慢慢厭倦了,還是繼續工作著。

不勞動者不得食。

雖然尚不到家訓的程度,但這是我家的教誨。
然而,都市的肉卻怎樣都不合胃口。
無論試吃多少次,都是反胃程度的難吃。

明明沒有要食用的肉卻大量生產,開始感受到作為屠夫的矛盾。

就在那時候。
嘗到了久違地被追趕的感覺。
與其相應的,緊張感。
被尚未謀面的對手追蹤著……。

被追著,來到了這裡。

「我已經看穿真相了!你就是犯人吧!」

(啊啊,這個人不是『肉塊』)
眼前的女性。
這個人是偵探。
在你追我趕的期間,自己也調查了對方。

精明幹練,優秀的人。
雖然和自己的職業不同,但一樣的專業。
太棒了。(原文是痺れる,除了麻痺的意思外尚有因強烈興奮而著迷的意思)

「正是如此。我就是犯人。」
這樣介紹自己時的高揚感。

為自己的衣服沾著髒污感到不好意思,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啊。
本來想在更整齊的恰當時間點見面說。
最糟的時機,正工作到一半的時候。

但是,她卻絲毫不畏懼。
(多麼棒的人啊)
肉品加工業應是女性會別過頭去的職業,她卻在知道我身分的前提下指責著我。
「……然後呢,雖說我就是犯人。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把你抓起來」
「就憑您?您有那麼愚蠢嗎」
怎麼可能,一邊聽著立刻否定。
優秀的她不可能會這麼做。
被追趕期間的攻防……想起了那個緊張感。


竄上背脊的渾身顫慄,那份緊張。

「……不,由這些人」

(……啊啊。
說的也是呢……)
偵探是優秀的。
然而,委託人卻未必如此。

因為她的優秀而查明了犯人,也因此委託人迎向了死亡。
當然,雖然她阻止過了。
(啊啊,啊啊,我明明是如此的理解您,連那樣的事情都明白的程度)

而她也理解著我。
追趕的期間、被追趕的過程,我們比誰都深深地理解了彼此。

(儘管如此)
為什麼,站在她旁邊的卻不是自己呢。(譯者:廢話!?((忍不住吐槽

(啊啊,這真是太殘酷了……)

距離身邊最遙遠的位置,面對面對峙著。

當然,這個位置也不壞。
厭倦的工作也重新出現了挑戰性。

但是,比起那些更是深深的不甘心。
令人嫉妒。
她的一旁有個看起來比起其他警察還要親密許多的男人。

常見的,偵探助手角色。
由於沒有決定的助手就開始了調查,恐怕僅限這回是委託人那邊的關係者吧。
故事一定會有的橋段。偵探一定會有那樣的支援角色跟著。

(啊啊,令人憎恨)
邊這樣想道,邊揮下了工作用的洋式菜刀。

快點。
快點、快點。
想要獨佔她身旁的位置。
想要傳達這份感情。

(您真是太棒了?)
(我愛著您啊?)
(比誰都理解著您,同時被您理解的我?)
無論這句那句都是陳腐的言詞
有更想、更想傳達的話語。

「請讓我成為您的助手」

(首先,實際工作給對方看,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優秀之處)
這是求愛……,以及求職活動。

***

~偵探視點~

「請讓我成為您的助手」

「はあ……」
最後一人被料理完後,犯人對我如此說道。
四周濺滿了血。
雖說原本就是很淒慘的狀況,但現在要找出不是紅色的地方還比較困難。

首先,從我身旁的青年被殺掉開始。
雖然有著接著就要被砍的覺悟,但被推遲到最後了。

意識到了一切即將結束時預想外的是,最後的最後,這個提案。

「認真?」
「是啊,當然」

再次看了看犯人。
然後是在地上滾動的屍體。

已經從委託人那邊拿到報酬了,旁邊的青年是見習警官,在搜查過程中也相當照顧自己。
是很好的一群人,無法拋下不管。
儘管如此,可惜的是所有人都死了。
什麼也做不到,時間也無法倒流。

(……但是,如果助手像這個男人一樣優秀的話,這種事態也能防範於未然吧)
還有,下次。
只要在還作為偵探的前提下,就還有下次。

偵探雖然是『善』,同時卻也是個工作狂。

「意下如何,
能讓我當您的助手嗎?」

答案已經決定了。

「樂意之至!」



(四格漫畫)

結果是同類。
-----------最棒的組合,結成!


Fin.

comment 2 trackback 0
引用 URL
http://icebreak310.blog.fc2.com/tb.php/246-5d0d5623
引用:
留言:
我比較喜歡大陸系列的,
如果有機會也希望可以再度看到這個系列推出新作。

還有這篇真的好有趣啊XDDDDDD
殺人鬼也太特別,確實讓人很想多看看後續wwww
雖然不迷五月攻,但是這個短篇真的很歡樂
翻譯辛苦了、感謝介紹(合掌)
Yupei | 2016.06.21 19:08 | 編輯
大陸系列的話,印象中之前看Burlesque有提到未來可能會放出相關的故事
希望有機會再將大陸系列搬出來,畢竟當初設定相當完整
由人類統治的國家有16個,魔族統治的國家9個,印象中那時候官網公布滿多國家設定的
好想看當初胎死腹中的戰場公主啊連人設圖都有了說QQ

這個RPG系列各個短篇有種在嘗試不同風格路線的感覺,不過五月的特徵還是很顯著XD
比較推薦原文是因為自己翻譯能力實在是太弱翻不了雙關和語感的部分ww
但Yupeiさん喜歡太好了,其他短篇也都很有趣呦~(*´▽`*)
ICEBREAK | 2016.06.24 22:07 |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